于思卿。

法斯放下了手中发亮的刀。坐了下来。

“安特库啊。今天是晴天。月人又来了,可惜又是旧式。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带回来啊?”法斯靠着桌子。

“我现在也慢慢变得强了。平衡力也慢慢得好了。可是我有一个地方很难过。”法斯指了指自己的左胸。

“我把自己的头发剪短了。是不是变得更凉爽了?嘿嘿。我希望下次月人来的时候把你也带过来。你还没把我从牢笼里救出来呢。”法斯疲劳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“今天我见到辰砂了。他一点没变。真好啊~”法斯揉了揉要流合金的眼睛。

“安特库。我现在好累啊。真的。我就睡一小会儿。待会儿,你要把我叫醒哦。我,还要去给辰砂找工作呢……”

在装安特库遗体的盆旁边的小花,白的发亮。

凛冬已至。

今年的冬天却格外的冷。

安特库房间一尘不染,浴缸里什么也没有,桌上白色的制服安安静静的躺着,那把冰刀立在墙角边。

“老师,冬天又到了,要冬眠了。”波尔茨走到金刚老师身后。

“是啊。”老师慢慢起身,拍了拍波尔茨的头。

“法斯法非莱特说要和老师您一起过这个冬天。”波尔茨皱起眉,“老师,安特库是真的回不来了吗?”从那个冬天以后,没人再愿意提起安特库这三个字。

“嗯。”老师眼神有些黯淡,“都是我的失误啊。”

以后的每个冬天都见不到他了。

老师闭上了眼。

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。

〔图源pixiv-illust_id=57482757〕

下个冬天,再无穿着白色制服的安特库。
他,去了一个有春天的地方。

“冬去春来,我们会在最温暖的日子回来。”

辰砂的眼睛。
我要淹死在里面。

(TG)

〔就当为崔胜铉庆生了吧。虽然有点早。〕

床上的人翻来覆去。

“睡不着。”他伸手想要拿烟。结果一无所获。

“啧。”他捂在自己头,苦笑。“真是难熬啊。”

他看了看手机。“11月4日,凌晨三点。”

他叹了一口气。平躺在床上,呆望着天花板。

好像,第一次见到他要是这个点吧。在小商铺里,他高高的个子手里拎着个大篮子里面装满了冰激凌。

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呢?

想不起来了。不想去想了。就当他还在吧。一句话没说,就这样走了。真tm绝情啊。

他走下床。打开冰箱。都是冰激凌。五颜六色的包装多的让人有些恍惚。一个硬纸盒因为冰箱太满儿掉了下来。

“羊羹。”他弯腰捡起。哦,对了。那人最喜欢的甜食。

他坐到沙发前的地上。小心翼翼的打开硬纸盒。羊羹因为放了太久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光泽。

“今天就要过期了。”他拿起一块塞到嘴里。虽然卖相不好,但是味道依旧香甜。

或许,有点像他和那人之间的感情。

吃到最后一块。坐在地板上的人突然哽咽起来。眼泪一滴滴掉落。

他想起了他们以前的欢笑,撒娇,甜蜜。

想起了他们以前的悲伤,争执,眼泪。

现在真的是太孤寂了。

他还记得他之前说的我爱你。

他还记得之前他牵着他的手不放。只是为了撒娇要块巧克力饼干。

现在,不会再有了吧。房间里连他住过的痕迹都消失不见了。毕竟,那么久了。

地上的人缩成一团。

“崔胜铉,老子tm想你。你tm快给老子回来。”

“你知道吗?你长的很想一个我认识的人。”权志龙问。
“谁啊?长的那么帅?”崔胜铉皱了了皱眉。
“我最爱的人。”